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报道 > 特别报道 > 正文

我国“网约工”生产安全现状的调查与思考

2018-10-22 来源:南粤安全文化网 文章热度:6604

谁为7000万新型劳动者装置安全网

——我国“网约工”生产安全现状的调查与思考

打车、点餐、美容、遛狗、保洁、维修家电,甚至预约大厨上门张罗好饭好菜……随着互联网的渗透,这些传统服务项目纷纷“上线”。并因快捷方便,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欢迎。这样,有许多人通过互联网服务平台获得就业机会,代驾司机、外卖送餐员、快递小哥、保洁阿姨、上门美甲师等等。人们把这类就业人员统称为“网约工”。如今,“网约工”群体还在不断壮大,国家信息中心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服务的劳动者人数已达7000万,至2020年这一人数预计将超过1亿。

不坐班、不打卡,工作时间灵活,支付结算透明,让这个新型工种“看上去很美”。然而,面临的职业安全高风险,让网约工们似乎没有那么踏实。

在不安全的缝隙里穿行

对于网上疯传的月薪,广州的快递员陈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说道:“月入上万元不是不行,只要你能吃苦,扛得住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量呗。”据他介绍,快递员不管有无底薪,每单提成至多2元,如果恰好分在一线城市的黄金地段,再赶上“双十一”这类网购狂欢节,每天派件高达两三百件,勉强可达到月工资过万的;但与之相应的,是高强度的工作状态。风吹日晒、电闪雷鸣,他们都得时刻在路上。特别是单位、住宅区流行设立快递自提柜后,“夜里九点、十点送件是常态。整个人困得不行,骑着电瓶车,眼皮都掀不开。有次被路边的杂物绊倒,连人带车飞出好几米远。咋办呢?知道危险,但多跑一个小区,就是几十块钱呀!”

不分昼夜、无论天气,都得奔波的,除了快递员,还有外卖小哥。对于他们来说,送餐之路就像西天取经,沿途埋伏着种种风险。“车受损、人受伤常常发生”。这些伤害,有些是由其他车辆行人引发的;但更多是自己先出现逆行、超速、闯红灯、与机动车抢行等种种交通违法行为。“为了不被顾客投诉,我们骑车速度确实很快。有时骑着车,顾客还会打来电话催促。不接?立马差评。”平台很看重客户评价。送餐员一旦遭遇投诉,没有调查,面临的是封禁一段时间或直接辞退。

上门保洁同样存在着不小的安全隐患。“跌倒、滑倒、搬家具扭到腰、洗碗时手指被豁口割破……”钟点工雷阿姨掰着手指,数给记者听,“都是小伤,自己处理下就行。不过,我们这行也有被业主家柜顶的东西砸着脑袋、昏迷不醒变植物人的。”但在她看来,这是个小概率事件,离自己很遥远,“打扫卫生时轻手轻脚、细心点就好”。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客户评价直接关系着网约工能在一单任务里获取多少报酬,为了让客户满意,他们普遍存在着轻安全、重服务的理念。而平台只管分配任务和抽取提成,安全教育几乎处于裸奔状态。

以雷阿姨为例,她应聘时仅出示了身份证,再经过简单的业务培训,主要是负责人召集大家说说工作内容、谈谈服务意识。“第二天就上岗了,之后再没见过老板、也没接触过其他同事,每天只守着手机上的软件等派单。”而被问及平台是否配备劳保用品,雷阿姨是一片茫然。

90后代驾师傅小李倒是有头盔,但这是他自费购买的。“开车上路,有个剐蹭不可避免。但做代驾,打交道的多是醉酒的客人,有些不够清醒,讲话难听是小事,伸手推搡打闹可咋办?”他也跟平台反映过,希望能给师傅们统一订购护具,平台的态度却是不置可否。

小李认为,这是因为和服务平台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所以,“他们不需要对我们的安全负责”。

劳动关系模糊带来安全“真空”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像小李这样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网约工,还真不在少数。定居羊城的湖南小伙子杜军是一名网络餐饮平台的厨师。该平台有着自己的手机客户端。消费者只需动动手指,就能指定杜军上门烹饪。然而,对于每天都要打交道的平台,杜军始终搞不清和它是什么关系。据杜军回忆,两次面谈、一次试菜,他就入职了。没有合同,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写着个人基本信息和薪酬计算方式的合作协议。

同是网约厨师,服务于另一家平台的云南姑娘小陆则签过劳动合同,虽然很短暂。“我是2017年3月经老乡介绍加入的,签了一年。到2018年3月,公司就不续签了,问我要不要改成协议。同意,工资上调;不同意,就走人。”模糊的劳动关系让小陆很不安,却苦于同行竞争激烈,只得就范。“有时我在想,公司对我来说算什么?是东家?还是个信息服务商?”

服务平台究竟是信息提供商、抑或雇主,不同企业因操作办法不同,而产生不同的结果。有的是网约工和第三方服务公司签订合同,有的甚至不签订任何书面文件。譬如有网约车平台以共享经济为名,认为网约车司机不是平台员工。而有些快递公司认为,网点是加盟商,总部仅对网点进行业务管理,无需对一线员工的生产安全建立和落实统一的制度规范。

总之,极少有服务平台直接与网约工明确雇佣关系,而是通过签订合作协议、不干预具体过程等方式规避标准劳动关系的相关属性,他们也不会长期固定地使用一个人。因此,要求其主动明确劳动关系,积极承担安全教育、管理等责任,似乎不太现实。

而部分从业者看中的就是网约工作的“自由”,签订劳动合同会令他们感到约束。尤其是本就有全职工作的兼职网约工,他们并不希望与网约平台建立劳动关系,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无论是平台企业回避,还是网约工自己不愿,缺乏正规合同,到底给了平台企业将雇佣关系的相关责任“甩”出去的机会。不过,据律师介绍,即便是合作关系,如果平台方与网约工之间就服务期间受到意外伤害如何处理达成约定,也能为网约工的人身安全提供一定保障。遗憾的是,多数劳动者缺乏维权意识,抱有侥幸心理,往往要到真的受了伤,才想起来找“东家”。而没有明确规范的保障,“东家”是否会为事故“买单”,只怕还得打个问号。

要让安全如“约”而至

用工形式正在发生变化,面对“网约工”这样的新事物、新业态,现有的社会监管体系、甚至法律法规可能都存在一定的滞后性,难以让平台企业主动承担和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而如何不让网约工的安全保障悬空,是个迫在眉睫的重要课题。

某网约车平台运营经理受访时提到,任何新生事物都需要调试期,他们也正在摸索和建立更加适宜行业良性发展的规则制度,平台会再多点“人情味”,尽力满足网约工的安全需求,包括进行安全培训、提供劳保用品等。“更重要的是突破‘唯客户论’的评价方式,接到投诉后展开调查,而不是片面批评员工或简单罚钱,慢慢改变氛围,让网约工和消费者都建立安全第一的意识。”

广东省总工会劳动保护部负责人认为,虽然目前与网约工的关系问题还无法确认,但工会可以帮助网约工成立一些行业协会和员工组织。通过行业协会把分散的从业人员对接起来,为他们开展免费的安全培训,让网约工切实提高安全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

有安监部门人士表示,除了联合行业主管部门与时俱进、制订网络平台的用工规范,还应重视安全生产宣传教育。不同行业的网约工的职业风险和安全需求不同,可以通过在公园广场张贴海报、地铁公交投放视频等多种方式,展示网约工面临的安全风险,提供自我保护的科学方法。宣传对象不仅限于从业人员,还应包括社会大众。

此外,有律师建议,网约工在加入派单平台时,要对岗位面临的安全风险和人身伤害有所了解,签订合同或协议时,尽量要求平台企业明确人身安全相关的权利义务。

随着时代的进步,“网约”的形势将会越来越普遍,“网约工”的群体也会越来越大,相信在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下,他们头顶上的“安全网”将会越来越密实。

内容标签:网约工 生产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