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报道 > 特别报道 > 正文

活跃的应急救援生力军—广东省社会救援组织发展状况及思考

2018-11-19 来源:南粤安全文化网 文章热度:3085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安全是政治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和可靠保障。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建设平安中国、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基本方略。在减灾救灾方面,提出要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的方针,推动防灾减灾救灾体制机制改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关键在体制创新。”国家应急管理部和广东省应急管理厅先后建立,为加强部门协同、提升应急管理的协同绩效和有利于社会组织与政府对接,创立了新的机制,必将大大加强抵御自然灾害与处置重大突发公共安全事件的应急管理能力和效果。

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发生频率高,造成损失重。防灾减灾救灾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每当灾害来临,人们会很快呼叫“110”“119”“120”等求助电话。诚然,政府承担着减灾救灾的主体责任,当人们突遇不同的灾害时,党和政府都予以高度重视,相关部门的救援队伍和解放军救援力量总是会迅速赶往受灾地区。但是,在大灾大难面前,第一时间仍需要当地人民群众的自救和互相救援,社会力量参与救灾工作为减灾救灾和恢复重建工作发挥着重要作用。

正因为民间救援力量具有在地性和广泛性特点,高度机动灵活,在开展特殊领域救援时,往往表现出更便利的优势。近年来,在洪涝灾害、雪灾、地震和其它各项救援活动中,社会应急救援力量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广东是我国的改革开放前沿和第一大经济强省,在建立和支持、引导社会应急救援队伍方面也走在前列。以深圳公益救援队为代表的众多“粤”字号民间应急救援队伍,为我省抵御自然灾害和处置重大突发公共安全事件发挥了突出作用,成为一支应急救援的生力军。但是,由于起步晚、起点较低等种种原因,我省的社会应急救援队伍的发展也存在一些困境和问题,需要认真研究,加以克服,才能更好地发挥应急救援的生力军作用。

民间救援组织日益活跃

针对自然灾害多发易发特别是台风洪涝等重大灾害突出的情况,广东省政府在积极组织抗灾救援的同时,大力支持社会应急救援队伍建设,给予了很大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扶持。2015年3月,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16次会议通过《广东省社会力量参与救灾促进条例》,从工作原则、救灾参与、促进与监督、法律责任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规范和推进地方民间应急救援力量的健康发展。2016年12月,广东省民政厅印发《广东省民政厅关于支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减灾救灾工作的实施意见》,旨在构建政府指导、多元联动、协同配合、有序参加的减灾救灾工作格局,提高我省抵御自然灾害风险的能力。


在政府的支持下,我省的民间应急救援组织快速发展,呈现出遍地开花的趋势,专业化程度也日益提升,从过去单一的山地搜救型发展到如今门类齐全、功能多样的综合救援型。其中,广东蓝天救援队、广东救援辅助队、广东省应急产业协会、深圳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天浩应急救援队等队伍装备水平和专业技术都十分出色,多次参加国内外重大应急救援行动,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2016年10月,广州市社会组织联合会等7家单位联合发起成立了广州市社会力量防灾减灾救灾联盟。联盟自成立以来,不断细化措施,扎实开展工作,目前,该联盟的成员单位已逾百家。截至2017年12月,联盟先后走访成员单位15次,开展了“防灾减灾进家综”、社会力量参与主题论坛等特色活动。累计开展各类社区宣传演练活动32次,参与人数约2500人,运营成效明显。

2015年5月,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协会建立了全国首支全部由注册社工组成的“深圳市灾害社会工作志愿服务队”。 2017年在抵御台风“苗柏”“天鸽”等自然灾害中,灾害社工队迅速响应政府和社会号召,提供专业的危机干预、心理抚慰等服务。自项目启动以来,服务队积极链接政府部门、公益组织、基金会等资源,建立了良好的沟通和互动机制。在市灾害队的直接和间接推动下,全市已经建立6支专业灾害社工队伍,常有队员人数3百多人。

抗灾救灾尽显英雄本色

上高山,如猛虎;下大海,似蛟龙。近年来,在南粤大地发生的许多自然和公共安全事故救援行动中,总是能见到社会应急救援队伍的矫健身影。

今年夏季,由于受季风低压影响,持续强降雨,粤东多地发生洪涝灾害。8月31日,接到惠州团委的邀请,广东救援辅助队发布紧急召集令,34人分两个梯队,携带9台救援车辆、2艘救援舟艇、两架无人机和绳索、油锯等救援装备,紧急奔赴惠东和潮阳灾区,迅速投入应急救援。当晚8时在惠阳水沥村将被困二楼,已一天多断水断粮的两个大人5个小孩营救到安全地带。经过3天的激战,他们先后共从洪水浸泡的危险区域和危房中营救出22名儿童,17名成人,转移群众60多人。他们的行动,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夸赞。

黑夜里,在湍急的河流中,唯一的桥已经被冲走,几名队员并排坐在树干上搭成“人肉盾桥”,让群众踩着他们的膝盖安全走过河。这是8月12日佛山蓝天救援队在信宜新宝镇实施应急救援的一幕。当天,他们在黑夜中顶着风雨,越过塌方、趟过急流,从山上将6名被洪水困住的群众转移至安全地带。这支高效的民间救援队,长期活跃在各大搜救现场,专业的人员加专业设备,在水域和高空领域的搜索优势,使得全省80%的救援现场几乎都会第一时间出现他们的身影。

2017年6月,台风“苗柏”登陆珠海,由于风浪太大,两艘作业船被打沉,船上4名人员生命危在旦夕。在接到船员家属求助信息之后,珠海市金湾区海上救援协会发挥属地优势和专业能力,立即派出搜救艇4艘、队员14人前往自定判定海域进行搜救。经过3个多小时的全力搜救,搜救小队成功发现并救起遇险4人。经检查治疗,遇险人员全部生还。

2017年6月,江西修水发生洪灾,佛山市菠萝救援中心闻讯即刻奔赴该地开展救援,行动共出动义工26人,先后派出5批人员增援,搜救面积达50万平米。在第二次洪水中,救援队伍转营救受灾群众300多人,利用船协助当地电力部门运送抢修3处,抢救因交通事故受伤母女2人。该行动引起了江西省委关注,并得到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81家媒体的广泛报道,获得灾区政府和群众高度好评。

平日,社会应急救援组织还十分重视对自然灾害和公共安全事故的防灾、减灾知识教育和培训。去年广东伍玖伍安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动595应急体验大篷车,模拟地震、火灾等场景,开展防灾减灾知识技能的体验式宣传教育。通过实景模拟体验,让群众身临其境,掌握应急避险技能。他们在学校、企业、社区、广场、机关单位等地,总计开展141场安全宣教活动,直接受益群众超过7万人次。

江门市应急救援志愿服务总队举办了“2017年防灾减灾应急救援演练”,引导社会力量参与防灾减灾救灾的工作,提高社会力量对突发事故的反应、应急处理及资源调度的能力。此次演练行动对社会力量有序参与防灾减灾救灾起到示范带动作用。

2017年下半年,广东省社会工作教育与实务协会联合兄弟单位组成一支防灾减灾宣传的“乌兰牧骑”,奔赴韶关、惠州、汕尾、河源、茂名、阳江、肇庆、佛山、中山等10市,深入当地社区,开展全民防灾减灾知识示范宣讲活动。各地市60多个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在乡村闹市、街头巷尾开展的宣讲活动。活动采用寓教于乐的形式,通过触觉、视觉、听觉等体验方式传播防灾减灾知识和技能,深受各地群众的欢迎。

面临的瓶颈和问题

当前,我省民间应急救援力量发展势头强劲,但要保证其行之有效,仍然有多重难题需统筹解决。


其一:营运成本高,资金短缺。作为志愿的民间救援队,资金匮乏是他们共同面对的问题。很多救援队的现实情况是,除极少数民间捐款和企业资助,救援行动成本完全由救援队队员承担。购置设备方面,个人设备尚可由个人解决,但专业救援设备始终是短缺状态。鉴于救援队对专业人员的需求,培训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培训中产生的费用也多由队员们分摊均付。在执行救援任务时,产生的所有费用也都是由个人承担。

其二:专业性不够,亟待增强。民间救援的人员是志愿者,有做公益的热情,但救援行动过程中,对救援知识和技能的要求是很严格的。所以,同其他公益性组织相比,需要相应的选拔和培训,以规避救援过程中的危险事宜。

其三:缺乏协调机制,救援效率低。在应对自然灾害的过程中,民间应急救援组织扮演着积极角色,但其与政府职能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以及各组织之间的协调机制尚待完善,因此存在着救援时沟通不畅、效率不高等现实问题。

当然,缺乏保险保障也是制约民间救援队发展的一大短板。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队员在参与抢险抗灾时,几乎都没有任何保险保障。广东救援辅助队在联络保险的过程中,得到了种种不予承保的答复:“对于明知有危险,前去救援的行为是不理赔的。”

针对上述发展困境,社会有识之士纷纷加以思考、给出建议。有专家呼吁国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除了明确民间救援组织的身份和地位、对民间救援组织和志愿者自身权益提供法律保障,还要对现有的民间救援组织开展调查摸底,从参与人员、资质、设备、组织规章等方面加以核实认证,合格的给予登记,不合格的督促整改。不断完善顶层设计,以杜绝“野蛮生长”、良莠不齐的问题。

为切实改善协调不畅、救援效率低等状况,应尽快将社会应急救援力量纳入国家的应急救援体系。政府相关部门或可对民间救援队伍进行有效整合,建立与民间救援组织的长期联系,组织民间救援队伍参加各地开展的应对突发事件的救援演练,提高政府部门与民间组织的配合协调性,提高救援效率,逐步形成政府应急体系和民间救援组织共同治理、分工合作的局面,最大程度地降低事故和灾害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还可建立健全专业队伍共训、共练、共建和服务保障机制,加强队伍彼此间的互动、协作,促进民间救援队伍更加有序有效的参与到应急工作中。

对社会应急救援组织要给予一定的经济支持。包括建立健全民间救援志愿者激励机制,对参与救援表现优秀的民间组织和个人给予奖励,从而激励更多人参与志愿者事业。给予民间救援组织一定的经费援助或提供设备,帮助其提高救援能力。完善社会救援力量和市场参与机制,同时加大政府购买服务、拓宽服务领域。支持社会力量常态化全方位参与常态减灾、应急救援、过渡安置、恢复重建等工作,以解决社会救援力量的生存和发展问题,拓宽服务常态。

对于装备落后这一现实问题,广东省安全生产协会组织联络部部长李杞容建议,不妨为救援队和救援装备生产企业搭建平台,支持和鼓励社会救援力量参与到救援装备的产、学、研中,不断丰富和改进应急救援装备。

暨南大学应急管理学院卢文刚教授说:“随着政府职能转移等行政体制改革进程的逐步推进,民间应急救援组织的法律地位日益明朗、注册程序渐趋简化,可以说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只有不断解决社会应急救援队伍在建设、成长中遇到的问题,才能使这支生力军在抵御自然灾害和应对公共安全事故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内容标签:应急救援 组织